<dd id="hd2b4"><noscript id="hd2b4"></noscript></dd>

      <dd id="hd2b4"><track id="hd2b4"></track></dd>

      政策利好需求強烈資本入局 職業教育迎風口?

      來源:中國教育報 | 2021-11-11 17:12:45 |

      近日,中辦、國辦印發《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》,“雙減”后一度低迷的教育市場熱鬧起來,不少教育股應勢大漲。

      在學科培訓受到最嚴監管的同時,職業教育卻異軍突起。據IT桔子今年發布的《2020—2021年中國職業教育投融資發展報告》顯示,2021年整個職業教育的融資額有了極大攀升,僅上半年融資總額就創新高,達62.1億元,相比2020年上半年,融資額增速達450%。

      職業教育火熱升溫,迎來了發展風口嗎?多位專家表示,社會力量會加快腳步進入職業教育領域,短線套利資本對教育投入要保持審慎的姿態,職業教育也要作為長期投資,尊重教育規律,把教育公益屬性放在第一位。

      資本加速布局

      職業教育分為學歷教育和職業培訓,其中,學歷教育指各級各類職業院校學校教育;職業培訓類型則更為豐富,既包含法律、教師、財會等職業資格考試培訓,也包含公務員考試等人才招錄考試培訓,以及汽修、烹飪、IT等職業技能培訓。

      隨著國家對校外學科培訓監管力度的加大,一些原本專注于學科類培訓的教育機構紛紛謀求轉型,職業教育是瞄準的方向之一。

      好未來、高途、新東方等教培機構加速布局職業教育賽道。好未來發布輕舟品牌,專注年輕人考研、語言培訓、留學服務;高途上線新版APP,聚合了財會、公考、醫療等多類型職業教育業務;新東方今年投資了兩家職業教育機構。

      在學科類培訓機構紛紛轉戰職業教育“賽道”的同時,原本就在該“賽道”的職業培訓機構也不乏巨額融資案例,甚至創下新高。比如,提供公務員考試等人才招錄考試培訓的“粉筆教育”,今年獲得3.9億美元A輪融資,是迄今為止職業教育公開融資交易最高的一筆;在線職業教育獨角獸“開課吧”獲得6億元B1輪融資;財商教育公司“爾灣科技”獲得兩輪共上億美元融資。

      “職業教育與校外學科類培訓不同,成人花錢提升職業技能是非常理性的,如果沒有效果、收費太高,成人就不會去。”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育與開放經濟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曲一帆認為,當前,新經濟發展、新業態涌現催生新職業、新專業,為新技能培訓提供廣闊空間?,F有校外培訓機構可利用在線教育的技術優勢,除提供考試、留學等成人培訓外,還可提供更多在線新型職業技能類培訓。此外,圍繞職業教育、產教融合,社會資本可合作的領域也有很多。

      政策一路綠燈

      K12校外培訓機構火速退場,職業教育火熱升溫,這與近年來國家對社會力量參與職業教育的支持鼓勵政策直接相關。

      “當前,職業教育發展仍存在短板,尤其是在辦學體制上,產教融合、校企合作、行業企業參與的廣度和深度還不夠。所以,國家近期在政策層面上不斷推出新舉措,這對職業教育未來發展無疑是利好的。”上海市教科院研究員、民辦教育研究所所長董圣足認為,“職教20條”提出,5—10年左右現有職業教育辦學格局,要由政府為主舉辦轉向政府統籌管理、社會多元辦學的格局。在這樣一種大的布局下,民辦職業教育也必然會迎來新的發展機遇。

      國務院2018年12月印發的《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》提出,支持和規范社會力量興辦職業教育培訓,鼓勵發展股份制、混合所有制等職業院校和各類職業培訓機構。今年9月1日施行的《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》禁止公辦學校舉辦或者參與舉辦營利性民辦學校,卻對職業教育例外,實施職業教育的公辦學??梢晕髽I的資本、技術、管理等要素,舉辦或者參與舉辦實施職業教育的營利性民辦學校。中辦、國辦近日印發的《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》進一步提出,構建政府統籌管理、行業企業積極舉辦、社會力量深度參與的多元辦學格局。明確鼓勵上市公司、行業龍頭企業舉辦職業教育,鼓勵各類企業依法參與舉辦職業教育。

      “職業教育允許股份制、混合制辦學,可以辦成營利性學校,這對市場主體是有吸引力的??梢灶A見,在民間資本投資意愿顯著增強的情況下,社會力量參與舉辦職業教育的力度必然會加大。”董圣足說。

      職業教育受到如此關注的根本原因,還是宏觀經濟環境影響和市場需求。隨著我國產業升級和經濟結構調整,勞動力供需結構性矛盾凸顯,技能型人才缺口巨大,企業“用工荒”和畢業生“就業難”同時存在。此外,激烈的職場競爭也讓成人進一步學習知識和技能的需求增強,以獲得更好的職業發展。

      據教育部、人社部、工信部發布的《制造業人才發展規劃指南》預測,2025年,信息技術產業、高檔數控機床、航空航天裝備等十大領域人才缺口將高達2900多萬人。同時,隨著我國數字經濟快速發展,催生了人工智能、物聯網、云計算、集成電路等一批新產業新業態,數字技術領域新職業不斷涌現。當前,市場對數字技術領域從業人員需求較大,優質人力資源供給嚴重不足。因此,國家把職業技能培訓作為保持就業穩定、緩解結構性就業矛盾的關鍵舉措,以及經濟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。

     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《職業技能提升行動方案(2019—2021年)》提出任務目標,3年共開展各類補貼性職業技能培訓5000萬人次以上,到2021年底技能勞動者占就業人員總量的比例達到25%以上,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勞動者的比例達到30%以上。

      中國教科院研究員張竺鵬認為,社會資本進入職業培訓領域,對于當前穩崗就業,建設知識型、技能型、創新型勞動者大軍,以及助推技能型社會、學習型社會建設都有重要的推動作用。他建議,職業教育培訓機構可以將培訓群體從城市白領拓展至重點群體,如新生代農民工、“兩后生”、退役軍人等,積極承擔社會責任。

      教育公益性第一

      職業教育前景廣闊,但一些行業問題也不容忽視。今年7月,教育部辦公廳印發《關于加強社會成人教育培訓管理的通知》,指出部分社會成人教育培訓機構存在名稱使用不規范、虛假不實招生宣傳、條件和質量低下等問題,損害人民群眾合法利益、擾亂教育培訓市場秩序。通知提出,要圍繞名稱使用、招生管理、培訓內容、師資團隊、培訓模式、經費管理、安全管理等方面加強對社會成人教育培訓機構的管理,并推動加強行業自律。

      此外,一些民辦職業院校尤其是上市高教集團,在規模擴張下可能導致生師比過高、生均成本過低、院校管理混亂,影響教育教學水平、教學科研質量,不同程度背離教育公益性原則。

      “職業教育及培訓相比K12學科培訓,投入更大、門檻更高、要求更嚴,而且回報周期更長。為此,社會資本還是要保持穩健審慎的姿態進入,辦學中要尊重教育規律和公益屬性,通過合規經營,獲取相應回報。如果職業教育及培訓的辦學行為不規范,存在制造焦慮、虛假宣傳、隨意資本化等問題,可能也會迎來監管重錘。”董圣足表示。


      聯系網站:29 59 11 57 [email protected]